威尼斯V29-Welcome!!

威尼斯V29体育宣传文化动态信息正文
 
明清太液池上的冰床
发布时间:2020-05-08 来源:中国体育报 作者:郭磊 字体:

1895年英国《图画》(The Graphic)刊登的《中国皇帝在北京太液池乘坐冰床》

1769年宫廷画师钱维城绘《雪中坐冰床即景》(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)

  清朝在太液池上使用冰床的记载始见于康熙年间。康熙近臣高士奇在《金鳌退食笔记》中记载:“寒冬冰冻,以木作平板,用二足裹以铁条,一人在前引绳,可坐三四人,行冰如飞,名曰拖床。积雪残云,景更如画。”

  清朝皇帝中,对冰床情有独钟者莫过于乾隆,他在藩邸时期就曾作《冰床》诗,诗中写道:“细长明铁当车轮,架雕文木铺重茵。平湖舟驶不惊浪,广陌车驰那有尘。”雍正十二年(1734年),又作《蜡日坐冰床渡太液池志兴》,诗中写道:“破腊风光日日新,曲池凝玉净无尘。不知待渡霜花冷,暖坐冰床过玉津。”登基以后,对冰床的喜爱有增无减,有时一人独游太液池,有时陪皇太后一起乘坐。《清高宗御制诗》中留下了不少描写冰床的诗,如乾隆七年(1742年)作《冰床》、十九年(1754年)作《视事既毕,自南台御冰舵,凌太液,遂至琼华岛,登临瞻眺,杂咏志赏。》、二十五年(1760年)作《坐冰床至悦心殿》、三十四年(1769年)作《雪中坐冰床即景》、五十九年(1794年)作《腊日观冰嬉因咏冰床》。其中《雪中坐冰床即景》诗意图由画师钱维城绘制成长卷(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)。

  乾隆在太液池检阅冰嬉时也会乘坐冰床,他的冰床制作华丽。乾隆三十四年(1769年)乾隆皇帝饶有兴致地与诸臣作《冰床联句》,联句探讨了冰床的起源,讲述了冰床的制作方法,描绘了坐冰床观看冰嬉的场景。联句中用“檀榻簇葩匡既好,柘檐缬翠盖斯觩。方裀茸燠敷貂座,圆极虚明屏罽帱。”来描写乾隆所乘坐的冰床。吴士鉴《清宫词》中有“拖床碾出阅冰嬉,走队橐弓五色旗。黄幄居中奉慈辇,罽帱貂座日舒迟。”的诗句,诗句的注解写道:“冬令乘坐冰床,亦谓之拖床。上用者,以黄缎为幄,如轿式然,以八人推挽之。罽帱貂座,见高宗《御制冰床联句》诗。” 由此可见,《清宫词》中的“罽帱貂座”即出于此联句,意思是毛织品作的车帷、貂皮作的垫子。

  冬日里在太液池乘坐冰床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。道光十二年(1832年)道光皇帝作《题玉壶天冰床》,描绘了月夜乘坐冰床的场景:“绳床欣捷速,运转异舟车。冰沼映云影,空明悟集虚。春光何处早,试问玉壶天。残雪辉遥岸,林峦万象全。”

  晚清光绪皇帝有一架奥地利赠送的冰床。1895年,英国《图画》(The Graphic)刊登了一张题为《中国皇帝在北京太液池乘坐冰床》(The Emperor of China sledging on the lake in the Palace Gardens,Pekin)的画,作者是弗兰克·戴德(Frank Dadd)。画面描绘的是光绪皇帝乘坐冰床从北向南经过团城的场景,该图所配文字指出:“乘坐冰床可以使他享受冬日里的快乐时光,这张崭新的冰床是不久前奥地利赠送的。”从图片看,这架冰床造型很像西洋的马车。床体及棚子是金属支架,冰床棚子顶部中心有一个宝顶,四条龙伏在四个角上,另有一条龙昂首在冰床的正前方。前后两排八名太监,拉着冰床在冰面上奔跑。

  清代太液池上的冰床主要是用榆木、杉木制成的。其中御用冰床一般用榆木制成,但也有例外,从“檀榻簇葩匡既好”来看,乾隆皇帝冰嬉大典时乘坐的冰床很可能是用名贵的檀木制成的。这些冰床和船只一样,都是由内务府奉宸苑统一管理。奉宸苑是内务府负责管理“景山、瀛台等处亭台、池沼、林麓、苑囿等事”的机构,他们每年都会对所管理的冰床安排例行维护,维护的内容不同,实施维护的机构也不同,如木匠活由营造司实施,而磨冰床底部的铁条,则由武备院实施。《钦定总管内务府现行则例·奉宸苑卷》中有多处关于冰床维护的记载,如雍正五年(1727年)十一月奉旨“三海拖床每年粘补一次。其修艌船只、粘补拖床所用桐油,移咨戸部领取。杉木、铁叶、铁钉、黑炭、铁匠、木匠、绒绳移咨各该处领取。鱼鳔、剉草、铮磨匠移咨武备院领取。纸张并办买灰麻,给发雇觅匠役工价所用银两,移咨广储司领取。“再如乾隆二十二年(1757年)十月呈准,“本处(南海)设有上用榆木拖床一乘,每年烫蜡、揎缝见新,行营造司。包角、云头、铁叶,行武备院,铮磨见新。杉木拖床七乘,每年例应攒造二乘,修理三乘,应添木植板、片钉、铁线、麻绳,外用木匠五名,使五日,行营造司发给。年例修理钢铁条六条,用羊眼钉九十个,换拖床氊五块,行武备院收旧换新。”另据“则例”记载,中海设有上用榆木拖床一乘、杉木拖床二十五乘。北海设有上用榆木拖床一乘,杉木拖床二十一乘。从上述记载看,太液池三海均设有冰床,皇帝乘坐的榆木冰床,每处设有一乘,而杉木冰床数量众多,多达五十多乘。道光二十二年(1842年)十一月,为提高修理的效率,一般的木匠活不再交营造司办理,呈准“三海上用榆木拖床并杉木拖床,嗣后由本苑(奉宸苑)自行查看修理,毋庸咨行营造司。榆木拖床每乘核给工料银三两,杉木拖床每乘核给工料银二两,每年所需银两由本苑荷花地租项下动给,归入年终奏销。其氊块、云头、铁叶、钢条、羊眼钉按照拟修拖床数目,仍咨行武备院修理。”所谓“荷花地租”是指三海种植的莲藕鬻卖所得的收入。

  由于西苑太液池水面开阔,从西苑门到瀛台、紫光阁等地需步行很长的路,因此皇帝会赐王公大臣乘坐御船或冰床。据《清仁宗起居注》记载,嘉庆十四年(1809年)冬月十二日,嘉庆皇帝下令:“朕赴西苑用膳、办事,所有内廷、外廷王公大臣等俱在西苑门外下马,步行进门至马头。著御船处预备船只,照进同乐园之例。结冰后即用拖床,至每年十月间冰薄之时,必须步行随入伺候。年在六十以上者,除自揣步履尚健,照常前往外,其余著加恩不必前往。俟朕进宫时,在隆宗门内站班。如年未至六十,而实有残疾,人所共知者,亦著在隆宗门内伺候。”另据清国史馆臣所撰《清史列传》记载,光绪年间,一些新办大臣会被“赐西苑门内骑马,乘坐船只、拖床”,如崑冈、敬信、崇礼、徐会沣、立山等人。《清实录》中也有类似的记载。

  除了太液池,在圆明园、颐和园等皇家园囿的冰面上,同样有冰床的身影。它们在两千多年帝制的晚期登场,陪伴紫禁城里的主人度过冬日的时光,随着封建帝制的结束,也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。(转自5月8日《中国体育报》08版)

×

Baidu
sogou